文/新浪乐居编辑  李晓娜

  “舍不得,前两天我都哭了。”踏入知命之年的唐学强在11月28日午后举家搬离了所城里。新租的躲迁处就在东面不远的小区,而对他来说,这片居住了五十年的孕育之地,不拆,算是最大的安慰。

唐学强搬离所城里唐学强搬离所城里

  自9月份烟台朝阳街、所城里启动搬迁改造以来,已经近三个月。截止到本月20日,两个街区已完成签约2247户,占总数的84.8%……目标坚定,行动也很迅速。当“改造”的声音在多年后终得尘埃落定之时,这里的千户原住民心头怅然。

  作为烟台最具人间烟火气的老地方,一砖一瓦都诉说了过往曾经。它是烟台的根,从明代洪武起,历经更迭朝代、纷起战事,如今遗留下的种种痕迹,是时光沉淀后、藏匿闹市中,不可磨灭又舍弃不掉的印记。当终于要离开这里时,他们眼神温柔,满是留恋,舍不得住了几十载的老旧平房,离不开朝夕相处乘凉唠嗑的街坊邻居,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汇成了一句话——“开始搬了?”……

居民浏览租房信息居民浏览租房信息

  不拆,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

  在搬迁的尾声,编辑再次走进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奇山所城。多面墙变成了租房信息栏,搬迁的垃圾随处可见。经过的路人谈论着这里的曾经,签约的住户忙着寻躲迁处、搬家,尚在观望的人与邻里讨论着搬迁政策,还有一些住户则选择闭门谢客。

邻里邻里

  28日的午后,住在仓余街的唐学强是所城里在这一天搬走的其中一家。看到搬家公司把家中一件件家具搬离,到最后锁上门,这位住在所城里五十载的原住民心中五味感触。“舍不得,前两天我都哭了。唯 一的安慰就是不拆,以后可以常回来看看这栋房子。”

举家搬迁举家搬迁

  唐学强的房子30余平,前几年他花了七万重新装修,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居住氛围,如今搬迁他有一万个不舍。选择的躲迁处也是在东面不远的小区,至于安置房,考虑到家人的工作地点,他更倾向于南山公园旁。

  87高龄的邻居老太,前来探望,站了许久,只问了一句,“小唐,搬了?”。她住在这里,已经六十载了。

已签约交房已签约交房住户

  离开,他们便是再也回不来了

  环走所城一圈,从南门里街到所城里大街再到北门里街。不少房屋已清空,已经签约交房的上了封条,原租户也纷纷撤离另寻去处或者回归老家,遗留下的小吃牌子随意靠着墙上。

  所城刘家第二十世孙刘正中老先生曾说过,住在所城里的,除了留下了的原住民外,多数都租给了打工者。这里居住条件差,但房租便宜。如今,改造一启动,外地打工者或许在烟台再也找不到如此便宜的住房了。

  骑着电动三轮车卖肉夹馍的大姐告诉编辑,“来烟台八九年一直住在这里,空间小但租金便宜,现在开始改造,大变样之后,这个地方,我们打工的可是真的回不来了。”

多面墙变成了租房信息栏多面墙变成了租房信息栏

店家门口均被拆除店家门头均被拆除

  所城里大街上如今人气不再,沿街门头已被拆除,大部分店铺搬离,存在消防安全隐患的饭馆、酒吧已被勒令暂停营业,近两年涌现出来的多家原创情怀店,也似乎在一夜之间变了模样……

  按照计划安排,29日起,北部滨海开发建设指挥部将启动所城里整体改造,规划地下管网设施和管网配套,对街区房屋特别是文物建筑进行测绘修缮,修整道路、城门、城墙等。改造将持续两年的时间,街区也将实行封闭式管理。

所城里大街 摄于2012年8月所城里大街 摄于2012年8月

所城里大街 摄于2016年6月所城里大街 摄于2016年6月

北门里街 摄于2017年11月北门里街 摄于2017年11月

  五年前,这里的老住户就说过,所城里是他们心里的一个“伤疤”,留也不行,揭也不能,又爱又恨。五年后,当离开的这一刻突然而至,这个中滋味,也只有他们心里知道吧。